24k88

苹果和富士康为什么能“甜蜜”十年?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8-08-14 人气:4692
  •   转眼间,消费者使用iPhone已经十年有余,早期的苹果智能手机只属于高端人士,在2011年的时候,娱乐明星常常要标榜自己热爱科技,使用iPhone是这种“热爱”的表现形式之一,彼时的苹果从容优雅,在乔帮主的带领下牢牢统治着产业链,消费者则如教徒般虔诚,这种状态远不止于给乔布斯增添个人魅力那么简单,而是让整个产业链都如沐春风、韬光养晦。因为苹果可以控制市场,甚至大搞饥饿营销,这意味着iPhone的零部件制造、最终的组装、经销商拿货都处在一种“稳定”的状态,特别是富士康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,需要人力招募、投资设备采购、车间建制,每天研究的就是稼动率,一个稳定的产能环境,得以让他们保持“资源设备的高稼动率”,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单台制造成本,整个产业链如同尊崇上帝一样,尊崇乔布斯,毕竟,大家赚钱都比较轻松。

      库克是供应链的高手,尽人皆知,自从他接任CEO以来,苹果的策略和智能手机的整体市场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在库克的带领下,iPhone不再执着于绝对的精品路线,他本人也不擅长扮演上帝的角色,面对消费者,他显得亲民、平易近人;面对产业链,库克却招募越来越多的獠牙,经年累月地战斗在供应商腹地,以大幅度压低价格,他们虽然联手创造过iPhone6的巨大辉煌,却常常谈钱伤感情,更何况,随着华为、Vivo/Oppo全面崛起,苹果再也没有办法统治产业链,他们之所以财报健康,正在于不断尝试把市场风险转移给供应商,由库克亲自督导建立的竞争网络,正让产业链高度紧绷,甚至有断裂风险。

      在如此大环境中,苹果和富士康的关系倒显得颇为特殊,他们既不像三星一样展开对攻,也不像有的小型供应商消极怠工,而是靠着“持续进步”维持合作关系。

      毫无疑问,富士康是需要苹果订单的,包括外壳加工、最终组装等业务,占据了其整体营收的50%以上,郭台铭虽然也在担心“客户单一”的问题,但显然,他现在还找不到可媲美于苹果的订单。在过去十年,富士康旗下处理苹果业务的部门,一直在壮大,最石破天惊的决策就是把iPhone的外壳生产和成品组装,从沿海地区搬迁到河南郑州。现在回头看看,这真的是一个具有“卓越远见”的决策,一来郭台铭已经感觉到基础代工不再受广东政府的青睐,这里的用工成本、用工数量都无法满足苹果业务的要求;二来,河南省郑州市简直就是为苹果和富士康量身定做了一个iPhone town,这里人数最高达到40万,加之,优胜劣汰、离职流动,每年都会至少有60万人,参与过iPhone的生产,显然,能有如此人力资源的省份非河南莫属了,加之,其地处平原、幅员辽阔、交通便利以及河南人民的勤勤恳恳,这些因素有机地组合到一起,才最终承载起苹果巨大和严苛的产能需求,富士康的优秀之处,正在于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,构建起这个永恒的有机体。

      当然,苹果的订单也带给富士康和整个河南经济以巨大的好处,富士康的代工利润虽然不高,全靠量大支撑,但总得来说,苹果业务部门已然大幅度领先其他部门,一些高层主管达到人生巅峰,一些中层干部也开始向着“中产阶级”迈进,基层人员则永远不缺乏工作机会,他们素质再差、身体有残疾、脑子进水都能在富士康谋得一份工作,因为苹果的生产流程、周边服务以及物流体系都需要大量人力,总之,苹果订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会给富士康带来安全感,这也是为什么郭台铭一致致力于保持和库克管理团队的关系。

      虽然连续遭遇杀价,但富士康的管理团队,一直强调要提升自己的竞争力,以抢到苹果订单,他们都深深知道,这个订单的重要性远远不止于营收和利润,更掺杂着社会责任和员工安置问题。如前文所述,苹果的订单喂大了整个富士康管理团队,他们长期浸润在苹果节奏中,孤注一掷地争取苹果订单,就好像是同苹果签订了生死状,有一种使命必达的壮烈感,一旦没有苹果订单,整个苹果业务部门都要面临失业,遣散四十万人难度要远远大于招募这四十万人,而且郭台铭还要面对政府的要求,他们也曾为苹果订单孤注一掷,提供大量的土地、人力和政策优惠,河南省因苹果出货,整体的出口额在中部六省中从最末一跃成为榜首,苹果金光闪闪的招牌,更是让其“引入高新科技”的报告非常地扬眉吐气。

      所以,富士康面对强势苹果,一直是保持微笑,保持虔诚,在速度、品质、弹性方面做足了文章,不断有新的突破式创新来满足苹果苛刻的要求。相信,整个过程都非常辛苦,但也正因如此,积累起高端制造业的体系和经验,不断地尝试用最低成本来制造出iPhone,这些都将成为富士康乃至整个中国制造史的宝贵财富,或者,正因利润之外的大量收益,才使得巨无霸富士康能十年兢兢业业地向苹果提供虔诚服务。

      苹果和富士康合作十年,有过甜蜜的热恋期,一些业内人士透露,苹果最早做手机的时候,富士康还专门派人去美国,在工程角度协助其完成设计,而在遭遇iPhone5巨大失败的时候,苹果没有完全把损失丢给自己的合作伙伴,郭台铭和库克更是以“亲密伙伴”相称,因旗下员工众多,数量之巨常常超过苹果管理层的想象,郭台铭则常常把这些员工饥饿、渴望工作的状态,表现在苹果高层面前,使得他们找到一种“救世主”的感觉,在同等价格下,库克自然会优先把订单交给鸿海来做,这恰是郭台铭作为商人的最高明之处。

      但朋友间的友谊,最可靠的支撑还是利益关系,事实上,苹果需要借助富士康平台处理代工事宜,搞定中国政府以及管理新一代员工,涉及到技术、文化和人性。

      富士康的精密模具、刀具,全球首屈一指,这一直是郭台铭最核心的业务,所以,iPhone外壳的生产订单有70%来自于富士康,如果消费者有幸拆机,会清楚地发现,iPhone外框是一个艺术品般的存在,自iPhone7之后,他们甚至推出了“超级光滑”的外壳,这种外壳非常容易划伤,只需要一颗砂砾就能轻松搞出一道难看的疤痕,地球上或许也只有富士康能够建成“超级洁净”的无尘室,每平方英尺的颗粒数不能超过1000个,操作人员则需要身体素质极好,不能太胖容易出汗,更不允许留有长发,薪资自然也远远高于普通工人;iPhone外框对精度要求非常之高,因为整个金属外框都是作为天线在使用,任何尺寸的偏差都会造成信号的不稳定,相信很多人都记得iPhone4的天线门,总之,现今世界没有哪一家的企业能在精密度、出货品质方面能超越鸿海,或许,这是苹果始终无法离开鸿海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此外,郭台铭在终端组装方面也诚意十足,全世界都不愿意碰的行业,被他和管理团队搞得井井有条,战斗力十足,既能在高峰期满足苹果的出货量,也能在销售淡季做好准备工作,管理好运营成本,相比之下,和硕、纬创等企业就是小巫见大巫了,前不久,前不久更是被曝露出“私自更换厂商物料”,遭遇苹果重罚,代工资格岌岌可危。

      苹果和富士康就像一对恋人,时而你侬我侬、关系甜蜜;时而会拌嘴吵架,关系紧张,但最终会走到一起来,共同完成自己的大事业。毫无疑问,笔者也希望两个企业的领导者依靠自己的智慧和胆识,把这段“甜蜜”关系维持地再久一点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24k88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Baidu